堪千世系

尊貴的 第八世敏林堪千仁波切


尊貴的 第八世敏林堪千仁波切‧雅旺欽哲諾布簡傳


尊貴的 第八世敏林堪千仁波切的父親為徹欽攝政「貝瑪旺千」,母親為某座主‧儀行旺嘉之女,名為「巴卓拉」亦名「企美德滇卓瑪」。藏曆十五耀宗木蛇年,於敏卓林寺生為彼二人之子。尊者自幼學習文字、繪畫醫方明等所有共通學問,以及敏卓林寺的諸類唸誦法儀方式。並從諸年德邵或年壯之金剛持座前,聽聞學習而至業成,並從金剛持‧雅旺諾布之座前,受近圓戒。尊者也聽聞領受前後譯派之教傳和廣大經續義理,且學習製作彩繪壇城。同時在叔父「堪千蔣巴德威尼瑪」之座前,領受教傳及伏藏二類之灌頂、口傳,和大部分大圓滿教法。尊者「雅旺欽哲諾布」並尊奉以上二位大成就者為其根本上師。


西藏喇榮地區的路饒寺,迎請尊者「雅旺欽哲諾布」為該寺法教之教主。其除了弘揚佛法之外,並在喇榮地區替眾寺院中的僧侶傳予戒律學處及灌頂、口傳。以滿足無數出家眾之祈求,亦作無上利眾之行。尊者住於闊千寺,約有三至五年之久。居間主要是護持寺院和整頓敏卓林傳規流佈錯誤之處,並為寺院新進的僧眾授予出家比丘戒。同時也為闊千寺之金剛阿闍黎、祖古等所有會集者,甲喇寺之所有金剛阿闍黎、僧眾,以及國就普達寺之僧眾、信徒等求法者約八百人,賜予前譯派傳承之教傳、灌頂和口傳。


尊者「雅旺欽哲諾布」亦曾於德謝企梅仁波切〈義為伏藏師之子,無死珍寶〉之座前,聞受一切伏魔伏藏法之灌頂、口傳。並聞受敏卓林第六世雪謙冉江聖者大寶伏藏之灌頂、口傳。並且迎請不丹國大伏藏師‧多林子嗣法脈之主「冶謝森哈」,聞受一切多林法類。之後也傳予敏卓林寺的僧眾、金剛阿闍黎、祖古等此教法。同時並傳授至尊大伏藏師「德達林巴上師教法全集之口傳」。


尊者「雅旺欽哲諾布」在國就地區的喀雷祖古「貝瑪棍卓」之座前,聞受所有米滂仁波切的教法。並在雪謙「康楚仁波切」之座前,聞受〝四部心髓〞之灌頂、詳釋和口傳。尊者自然歡喜聞受眾多深道的教法,而且並無教派之分別。如此可見其聞思與修持之德行極為廣大與深遠,令人囋嘆不已。


之後,尊者並傳授〝三律儀決定論〞〝秘密藏之密意莊嚴與總義口授〞等幻化網續不同解釋與所有經續典籍類別之法,予敏林傳承二位子嗣「多札仁增千波」 、「嘉謝仁波切」、「達龍哲珠仁波切」、「頂切究卓仁波切」等,以及敏卓林寺的僧眾。隨末並由金剛持「蔣揚欽哲仁波切」於敏卓林寺中,賜予〝四部心髓〞之教法,並於大眾讚頌之中而圓滿。同時為了滿願具福緣之有情眾生,親著〝秘密藏續總義藏鑰注釋〞〝賢善教授句義之金剛希有道歌‧要義揚動〞等二部典籍。


有次,尊者於哲榮黑岩寺修持灌頂前行時,手持小法螺之際,以無墨水的竹筆於小法螺之上作書寫。其間法螺上如浮雕般凸起了「梵文蘭查體六字大明咒之咒字」,時至今日於哲榮黑岩寺中,依然清晰可見其浮現之咒字。再說,當尊者住於闊千寺之時,有位名為康薩阿甲的喇嘛,一日攜一把長刀前來尊者座前。並祈請尊者將此刀扭打成結,作為其信心之所依。但未蒙尊者首肯,因此該位喇嘛持續誠心地請求。爾後尊者隨手將長刀扭打成結,慈悲地圓滿其願。此刀現今亦仍存放於阿甲喇嘛之家族中。後來阿甲喇嘛曾唱誦一整部「甘珠爾大藏經」,用以懺悔頑固請求尊者而致失禮之過。


尊者「雅旺欽哲諾布」過去在山南地區從事醫療救助時,不論貧富貴賤一律慷慨相助。此善舉使得中共鬥爭時期有些不善與自私自利之徒,雖然欲將尊者汙衊諂害,但亦無計可施。當時中共高層官員亦讚許尊者利他之行跡,因有奉獻山南地區之某處勝地予尊者之多項事蹟。尊貴的 第八世敏林堪千仁波切‧尊者「雅旺欽哲諾布」於西元一九六八年,藏曆十六耀宗之陽土猴四月三十日,示現暫且收攝色身入法界而圓寂。